可逆也可拆无原则/
冷cp狂热爱好者/
拖延症晚期/
脑回路奇特/
社交恐惧不爱勾搭人/
自言自语的时候话最多/
写感觉不写故事/
艺考狗板绘摸索中/
后摇电音爵士new age/
立志当一个奇怪的人/

真好

起初天还有点亮的,从蓝到灰再到粉橙再到深蓝紫。
窗子外面的大楼里,灯一盏一盏亮起来,又一盏一盏灭掉。
现在只剩下几盏灯,这样的光亮正好。
于是我也不将树叶投在天花板上的影子当作魔鬼了。
被大橱挡住视线的门只剩下一条黑漆漆的边,像有人站在那里。
可傻乎乎的阿拉斯加在走廊里踱步,让我感到很安全。

天是深紫色的,是我喜欢的颜色。
再远处是暗酒红带点儿粉,不知为何我总觉得那里有座雪山。

远处没几只蝉兀自叫嚷着,听不真切。
有时候也有排气管飞驰过柏油马路的声音。

蚊香片用完了,我只能喷得满屋子花露水味儿。
风吹过来凉凉的,很舒服,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觉得冷。
风还带来桂花味,但我不太喜欢那个,靠近了闻要头晕的。

羽毛的被子和枕头...

瞎扯扯,again

我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我和他们谈论的东西都一样毫无意义,只聊以消遣,可,一个让我消遣,一个让我疲惫。

可能是,就是变了。
但我是没有变的,至少在观点上,而态度呢,是有可能的。

我抱怨没有志同道合,抱怨身边的人浅薄,没有一个知道我在说什么在质疑愤慨纠结什么。
我在很多次很多天以后的这里,还是想要指责愚蠢麻木。
我认为的愚蠢麻木。

我又想起那两个人,尽管没有一个知道我在说什么在质疑愤慨纠结什么,可一个让我能接受,另一个却让我厌烦。

只要一天是酒肉朋友,再亲密也无法相互理解,所以我依旧没有找到知交。
我想起对于我深刻的无奈与不平之下划过的一句或是敷衍或是发自本心的“我是没这么多想法啦”,又想起前些日子的一场闹剧。

让...

神一样的魏老大生快!

我敬佩叶修韩文清王杰希张佳乐他们,但是喜欢魏琛。
不止敬佩他,还喜欢他。
大概就是这样吧。

 ̄へ ̄

六金一银

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比大拇指实在是帅炸天

手上拿着应援的扇子简直可爱到没话说

嘤嘤嘤

我想要那把扇子

生活没这么甜的啊宝贝儿。

那些东西也许一碰上就是一辈子。

那之后只有无休无止的争吵和恐吓。

破裂的东西啊,修复不了。

回不来的就是回不来啊。

或者就了无牵挂的死在那海里吧。

可是。

又不愿啊。

这首歌吧,就是说了些没人敢说的话。
还是挺有意思的。


王威跟图特哈蒙声音好像啊!

感觉老魏在我耳边唱歌嘤嘤嘤…

【带卡/卡带】深夜食堂

那天母上开了深夜食堂看,我也瞟了两眼,开头介绍背景的时候真的特戳我,然而后来就打广告灌鸡汤。
于是去看日版,觉得还不错。
而且老板跟卡卡西有一道一样的疤呀哈哈哈。

真·起名废只能直接把剧名拉下来用。

感觉如果呆兔那时候没受那么多刺激长大了应该也是无忧无虑一脸逗比。

说老实话带卡带并不能说是最喜欢的cp啦,但是就是很适合写点什么。
手头上还有两个带卡带坑啊…咳。

我就是来搞笑的,就酱。
————————————————————

0.
午夜十二点,属于深夜食堂的时间却刚刚开始。
这家店里只有一个老板同时担任厨师和服务员,菜谱上也只有一道猪肉套餐,但是如果有什么想吃的,只要他会,也能点菜。

老板大约是一米八的...

是烦心


一打羊肉串算什么,我是气我长了奶子没长鸡巴,以至于十点以后跑出去都要怕被抢劫被强奸。我是气我没有那个办法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却是因为那该死的老天给的东西。
去他妈的这是我的错吗?这是我的选择吗?
我要改变的。

软妹?
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本去做什么软妹的,我没有出身高贵也并非毫无理想傍大款混吃等死,我只能当个女汉子。
没什么不好的,并非口是心非。
我从来不需要被保护。
我一直这样以为,即使那些不断让我失望的,那些姑娘穿起了裙子抹起了口红。即使只有一个人不变,不,即使她们都变了。即使所有对我好的男人都是想上我想挑战hard mode。
我不要变。

去他妈的我只想当个男人,这样就能在谈判中多一份名叫武力的砝码,不管我是不是...

他的每一首曲子都超炫酷啊啊啊啊啊!

嗯…最近在改旧文。

两年前写的东西,显得含蓄而幼稚,偶尔还杀马特,看着特别辣眼睛。
隐含着还未曾受到打击的期待,和不曾面对和不成发现事实的天真,拘泥于爱。

如今写的东西呢,就显得直白,但仍旧不够成熟,不像故事,却像独白。
大约就是为了一些片段,为了搞浪漫,为了解释一些东西和为了抒发一些东西而写一些东西。
还有,为了找那些生活里不存在的东西。
找那些一早被我摒弃以后也绝对不会捡回来却仍旧憧憬的东西。

不过些这些感慨,又必须含蓄。
就是所谓,我想说,又不愿意你看懂。

任重而道远咯。

©  | Powered by LOFTER